新冠疫苗配送:冷链物流企业的新机遇 -【供应链,运输,智能仓储,冷链】


2021物流展


经济观察网 记者 张锐 新冠疫苗正在“加密”向全球配送。

1月27日,国际知名物流企业敦豪(DHL)全球货运中国区生命科学与医疗保健行业负责人卫翔回应经济观察网记者采访时称,他们预计新冠疫苗全球配送高峰会在二季度、三季度出现,这受疫苗产能,分配以及出口许可限制等因素的影响。

DHL与国际咨询公司麦肯锡早在2020年9月就发布了《疫情供应链分析和物流弹性机制白皮书》。白皮书指出,新冠疫苗问世后,全球范围内的需求将超过100亿剂。卫翔称,这一需求估算是基于按照全球人口占比的70%、大约50亿人,每人注射两剂从而获得群体免疫而得出。

截止记者发稿,DHL尚未对外更新上述提及的数据,目前国内冷链运输行业也普遍以此为参考。卫翔补充表示,随着病毒产生变化以及疫苗有效性得到更多数据验证,新冠疫苗的接种有可能成为一种常态化需求,可能对以后的疫苗需求量带来变化。

物流挑战

1月25日,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博士在COVID-19疫情媒体网络通报会上宣布,本周向世卫组织报告的COVID-19病例预计达到1亿。同时,世卫组织官网发布的信息显示,COVID-19迄今已经造成超过200万人死亡。截止1月21日,超过50个国家在展开COVID-19疫苗接种。除了两个国家之外,均为高收入或中高收入国家。至少有49个高收入国家已经接种了超过3900万剂疫苗。

1月27日,国家卫健委副主任曾益新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截至1月26日,我国新冠疫苗已接种2276.7万剂次。

尽管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博士在近期数次公开讲话中呼吁,要确保所有国家在今年头100天内为卫生工作者和老年人接种疫苗,并确认已达成辉瑞-BioNTech疫苗、阿斯利康/牛津疫苗预购协议,到今年底向92个低收入经济体提供至少13亿剂新冠疫苗,这更符合每个国家的利益。

国际劳工组织和国际商会研究基金会向世卫组织提供的两份研究结果显示,去年全球工作时间损失了8.8%,相当于全球劳动收入下降3.7万亿美元。如果奉行疫苗民族主义可能会造成高达9.2万亿美元全球经济损失,其中近一半(4.5万亿美元)经济损失将发生在最富有经济体中。随着第一批疫苗交付期将至,谭德塞博士表示公平分配显然“危在旦夕”。

而除了公平,前述DHL发布的白皮书指出,疫苗配送面临现实的物流挑战。

这是因为疫苗研发所采用的不同技术路线对其运输和储存环境存在显著差异,其中,灭活病毒疫苗可以在2-8°C条件下配送,核糖核酸疫苗则需要在-70°C条件下配送。

那么,对于选择遵守极端温度要求(设定保质期温度-80°C)的配送,只能送达约25个拥有先进物流系统的国家,这些国家的人口总数加起来是全球人口的1/3。

这意味着,疫苗无法向大量非洲、南美洲和亚洲国家和地区进行大规模供应。如果有条件按照常规运输要求(设定保质期温度+2-8°C)的配送,全世界能获得疫苗的人口则会增加到约70%,覆盖约60个国家约50亿人口。

一周前,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1月20日举行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据不完全统计,迄今已有40多个国家提出了进口中国疫苗的需求。对于急需获取疫苗、认可中国疫苗、已授权在本国紧急使用中国疫苗的国家,中国企业已开始向其出口或商谈合作,其中绝大部分是发展中国家。阿联酋、巴林、埃及、约旦、土耳其、印尼、巴西等国已经批准使用中国新冠疫苗。

2020年12月30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附条件批准国药集团中国生物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有限责任公司的新型冠状病毒灭活疫苗(Vero细胞)注册申请。该疫苗是首家获批的国产新冠病毒灭活疫苗,适用于预防由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引起的疾病(COVID-19)。

国家药监局审评认定的国药集团中国生物新冠疫苗III期临床试验期中分析保护效力为79.34%。免疫程序两针接种后,中和抗体阳转率为99.52%。

国药集团中国生物总裁吴永林在2020年12月31日举行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在北京和武汉建成的新冠灭活疫苗高等级生物安全生产车间已投入规模化生产。其中,北京生产基地设计年产能为1.2亿剂,正在扩建,预计2021年产能有望达到10亿剂。

国药集团中国生物官方公布的储运条件为 2-8°C,与中国现有的所有疫苗的储存条件和运输条件一致,不需要重构冷链体系设施。但即使是新冠疫苗可达的地方,仍然面临诸多难题。

“是否能确保足够的运输相关资源,包括仓储设施以及分发网络来应多大量的疫苗需求,是疫苗运输成功的关键。”(DHL)全球货运中国区生命科学与医疗保健行业负责人卫翔说,当前还要解决在新冠疫情的影响下,海外航班锐减,密度减少,航空冷链运输运力运能不足的首要问题。

卫翔向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尽管做了充分的准备,将前所未有的数量规模的疫苗运送至全球各个国家仍然极具挑战。

DHL在2020年12月正式启动新冠疫苗的国际配送。2020年12月23日,DHL全球货运为新加坡交付了第一批新冠疫苗。这批疫苗被装在31个温控箱内,从比利时启程包机到达新加坡,基于保密协议未提及疫苗厂商以及温度条件等信息。

1月25日,香港政府宣布认可复星医药/德国药厂BioNTech的新冠疫苗在香港作紧急使用。首批约100万剂疫苗预计2月下旬运抵香港。

随后,复星医药(600196.SH)香港执行首席代表罗紫君在复星医药-BioNTech 会共同举办的线上新闻发布会讲解冷链运输过程。她表示,所有供港疫苗都是在德国生产后,会采用干冰储存在-75°C状态,48小时运送至香港国际机场。在香港,他们选择了专业物流公司,将疫苗从机场运到中央储存仓。在中央储存仓内,这些疫苗会被放置在-75°C的冷藏柜,配备有24小时温度监测和警报系统。

在此储存条件下,疫苗的有效期是6个月。在送货到接种场所前,疫苗会在中央储存仓解冻至2-8°C及贴上使用日期标签。最后,以常规2-8°C疫苗配送到医院、诊所等场合。疫苗从生产出厂、运至机场以及达到接种场所,整个运输过程无缝连接。

行业机遇

1月15日,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简称“中物联”) 医药物流分会发布《新冠疫苗全球冷链运力保障分析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指出,在国内,疫苗冷链运输以公路为主,航空为辅。在国与国之间,航空运输则是主要干线运输方式。新冠疫情仍然给疫苗冷链物流体系的适应性、满足度提出更高要求。

中集冷云(北京)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集冷云”)董事长程绍海接受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新冠疫苗是其医疗冷链业务里生物制品中的一种,因为疫情,这个领域又再次被推到风头浪尖,不同的是这次是行业发展的机遇。

中集冷云是中集集团(000039. SZ)旗下一家从事冷链设备研发生产和医药运输的企业。1月26日,交通运输部官网发布《第一批新冠病毒疫苗货物道路运输重点联系企业名单》中,中集冷云位列其中。

中国疾控中心官网介绍,疫苗是一种生物制品。要保证生物制品质量,必须要在规定的冷链状态下储存、运输。新冠病毒疫苗也是如此。根据2019年12月1日正式实施的《疫苗管理法》要求,疫苗运输最主要的两个要求是全程可追溯、全程温控。同时,疫苗对运输网络下沉深度要求很高,应具备送达三四线城市甚至村镇级网络覆盖的能力。

前述报告指出,自从2016年放开审批限制,第三方物流只要符合标准就可进入医药配送。这使的医疗物流领域从之前国药物流、上药物流等到如今京东、顺丰等第三方物流企业入局,百花齐放。

“我们算是陪着中国的新冠疫情走出国门开展海外业务的。”程绍海说,“年初国际疫情蔓延时,我们的医药冷藏箱装载着新冠试剂盒飞往100多个国家和地区,这些任务通常没有预知的紧急任务,用最快的速度完成产品冷链包装,立即送往机场。”

“小批量的时候,我们会准备几个医药冷藏箱(满足3-20天的储存),中批量选用290L、580L等冷藏箱,大批量时就是专机,都是非常紧急,要求1-3天完成所有的工作。”程绍海说,因为涉及保密和安全等问题,其员工通常在任务地点24小时-36小时不能离开,有时候只能在企业园区草坪、仓库过夜。

“就那么躺着就睡了,大家没有怨言,而且感到光荣,我也是一名装卸工。经常会是,等待装载试剂或疫苗的飞机等在停机坪上,就等我们把包装好了的产品送过去,这种紧急可想而知,真实像一场生死挑战。” 他说。

“因为疫情影响,各种细化标准的制定、执行,整个行业的效率都明显地提升了。”程绍海说,“以我们来说,至今围绕新冠开发了5只冷链包装箱,适合不同剂量、不同温度条件储存和运输,每个新产品开发都是在两个月内完成。听说是抗疫使用的产品,不需要动员,整个社会供应链的配合度相当高,效率也非常高,都是加班加点,不分昼夜。”

据他介绍,公司研发的产品目前可以满足包括2℃到8℃、15℃到25℃、-15℃到25℃等疫苗的温度运输需求。同时,在疫苗的实际运输,除了航空,还需要汽车、公共汽车,甚至是摩托车、自行车,有时些地方甚至可能需要徒步运送。

“这要求我们的保温箱还要足够便捷。” 程绍海说。

针对极端温度要求下的配送要求,中集冷云表示,目前已经设计生产了Uperfreezer 集装箱,最低可达到-80度以下,能够满足辉瑞疫苗的零下75℃的温控运输需求,“目前的客户主要是辉瑞供应链上的。”

中物联医药物流分会发布的前述报告指出,从国内来看,从中检院疫苗批签发量情况来看,近年来我国每年疫苗批签发总数平均为 6 亿支左右。随着新冠疫苗的集中上市,预计带来约26-28亿支的国内市场增量。

面对国际冷链物流的挑战,该会近期对会员企业的调研结果显示,已有约60%的企业已经有计划在2021年新增冷藏库,其余40%的企业表示会根据具体业务发展情况在对冷库进行扩容扩建。目前,超低温冷藏箱国内已有成熟企业,例如澳柯玛、中科都菱、中科美菱、海尔等,可满足深冷环境下的疫苗运输需求。

“最好是有不需要冷链的单剂疫苗,无需针头和注射器,并且适合大规模生产。” 马里兰大学疫苗开发中心主任Mike Levine教授在1月15日世界卫生组织(以下简称“世卫组织”)主办的论坛中提出这样的看法。

他面对的与会者,是来自130个国家的2800多名科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