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流:做消费循环的“羽翼”-【智慧物流、物流解决方案、供应链、冷链物流】


2020年疫情环境下,覆盖中国的物流网络正悄然发生着深刻变化。这些扎根于土地的“根脉”,从点到线,从广到深,正有力地向各领域延伸触角,为人们的消费生活、经济的复苏源源不断地输送“养料”。

2021物流展

打开APP 阅读最新报道

■ 智能实战

若是将2019年视为智能设备和5G技术萌发、试水的一年,那2020年便是规模落地和实战的一年。

在武汉疫情严重时期,京东物流的无人车已连续107天穿梭在青山区的街道,往返行驶总里程超过6800公里,共为医院运送包裹约1.3万件。智能化设备实战的按钮被按下。

自此开始,美团、饿了么、盒马、菜鸟纷纷在部分城市的小区、高校布局智能取餐柜、快递无人车等产品,既能满足消费者对无接触服务的渴求,又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从业者在配送环节的压力。与过往不同的是,在2020年,这些无接触设备已经不再局限于“黑科技”“高大上”的角色,而是成为城市智能化基础设施的一部分,为人们的消费生活增添一份安全感和信任感。

但人们意识到它们存在的必要性,却是因一场突如其来的收费。今年5月,丰巢推出超过12小时收取0.5元的制度,将快递柜行业首次推向舆论的聚光灯下。与此同时,行业经营困难、末端派送服务质量参差不齐的现状也浮出水面。

若是从末端市场沿着物流网络向上延伸,线与线汇集的焦点——分布在各个城市的仓群、转运中心,也在发生着深刻变化,其中每年的“双11”便是最为典型的观察窗口。能经受住一天上亿件的包裹流转,智能分拣设备功不可没。

当以规模效应来降低成本时,这个供应链就比较单一和脆弱。

■ 打通城乡


智能物流设施的加持正在拉动着商流在全国的循环。从城市到乡村,从钢筋水泥到阡陌交通,工业品与农产品(000061,股吧)搭乘着物流的“羽翼”实现着难以计数的交互。

和城市相比,农村在寄件品类上更倾重农产品,而这也是当地居民收入的重要来源。在今年,为了能最大程度地减少农户损失,物流企业转变为大自然的搬运工,将滞留在田间地头的农产品顺利出村。


今年一季度,即使受到了疫情影响,农村地区收投的快件量依然超过了30亿件,支撑工业品下乡和农产品进城超过2000亿元。

然而,快递服务成本偏高、网点村级覆盖率偏低、服务质量参差不齐等仍然是当前农村消费者取件难、取件贵的痛点,城市与农村物流资源分布不平衡的现象仍然突出。

在扎根于乡镇的物流人士看来,由于租金和租期的局限,物流企业不敢放手去做,更不敢投放流水线等设备,很难实现“快递+电商+仓储+乡村物流”的模式,希望能在企业用地、网点建设方面获得国家和当地政府的政策支持。

在今年,国家邮政局发布《快递进村三年行动方案(2020-2022年)》,提出力争用三年时间推动符合条件的建制村基本实现村村通快递。同时,鼓励快递企业在农村自设网点、快递企业抱团共建网点、快递企业与邮政企业、快递企业与农村客运班车客运站合作等方式进村,从而构建形成一个共建共生的农村快递物流生态圈。

农村电商市场还处于起步阶段。受限于农产品自身的特点,冷链物流环节多、运输成本高、货物标准不统一,以及电商在农产品领域渗透率低等因素影响,物流企业要想实现农产品上行,还有诸多“大山”要跨越。

由于租金和租期的局限,物流企业不敢放手做,更不敢投放流水线,很难实现“快递+电商+仓储+乡村物流”模式,希望获得政策支持。

■ 供应链延伸

除了向农村伸长触角,物流企业还正向细分产业供应链进行上下游延伸,提供更多专业化的解决方案,从而帮助企业增强抗风险的能力。

在长春一汽富晟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汽富晟”)的仓库,每天共有8万多种汽车零部件通过中通发往全国1500多个4S店。据介绍,一汽富晟是一汽集团的零部件配套供应商,业务主要以汽车零部件制造业及汽车备件仓储物流业为主。在制造商和物流商的合作中,后者将服务链延伸至仓储、包装、配送运输和末端配送等。

富晟中通项目运营总监徐锋强介绍道,实际上要想与产业融合十分考验企业的服务能力。

中国物流学会兼职副会长、天津德利得供应链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运营总监恽绵认为,“从客户角度来看,降本增效是客户做供应链的基本策略,所以物流企业会想尽一切办法扩大规模,降低成本。大家发现,当以规模效应来降低成本时,这个供应链就比较单一和脆弱。疫情下,一旦某个供应商的某个园区被封闭,客户的生产甚至无法进行”,恽绵对北京商报记者说道,“客户会认为,未来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


来源:和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