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港联动” 威海港小港变枢纽 -【AGV机器人、物流、行业物流、冷链物流、供应链】


来源:东方财富网

2020物流展
图片来源:大众日报


近期,山东港口威海港喜事连连,每件喜事都与胶东经济圈一体化的加快推进密不可分。


4月1日,仓储能力2.4万吨、距离码头仅200米的山东港口威海港冷链运营中心投入运营,该中心采取保税仓储+港口服务的模式,为冷链进出口企业提供港口装卸、船货代理、仓储、物流配送等全程物流服务。“之前,冷链物流一直是威海港的短板。现在,我们不仅补齐了短板,还将成为‘连接东西、贯通南北、联通内外’的冷链物流通道枢纽。”山东港口威海港董事高冰说。


“对于港口来说,大不大,看吞吐量;强不强,看集装箱吞吐量。”高冰介绍,今年1-5月份,在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威海港仍实现了吞吐量1075.81万吨,同比增长9.1%,集装箱吞吐量39.3万箱,同比增长26.79%。


威海港实现逆势“双增长”的原因有很多,归根结底得益于全省港口一体化改革发展。“以前,威海港是个小港口,资源少,业务量小。融入山东港口集团后,借助大集团的资源优势,开发出了大量新业务。”高冰解释说。最具代表性的一个例子是,自2019年7月融入全省港口一体化改革发展大局以来,威海港新开通了至滨州、潍坊、烟台、日照、连云港、太仓等港口的9条集装箱航线,建立起辐射辽东湾、渤海湾的集装箱海运网络,威海港的集装箱和客滚班轮航线也因此增至20条,而在此之前,威海港已经近10年没有增加过航线了。


全省港口一体化改革以前,威海港作为国家一类开放港口,优势很突出,短板也很明显。从区位上来说,威海港是我国距韩国西海岸最近的港口,距仁川港220海里、距平泽港238海里,到韩国仅需13小时,可以达到夕发朝至;但它也是陆路交通末梢,存在运输距离远、费用高的劣势,拓展陆向腹地困难大。加之受制于缺少国际远洋干线、威海地方铁路运营费用高等因素,威海港在与青岛港、日照港、烟台港的同行竞争中处于劣势。


融入全省港口一体化发展大局后,威海港在山东港口的谋划下,海上航线增加,“青岛—威海”双向对开海铁联运班列开通,发展路径更加明朗——东西双向互济、陆海内外联动;海向增航线、扩舱容、拓中转,陆向开班列、建陆港、拓货源。


同时,威海港的发展定位也更加明确——全面参与世界一流港口建设,发挥邻近日韩的优势,打造中韩经贸桥头堡,建设承接辽东、渤海湾,对接韩国和日本的物流枢纽。这种定位,更加契合了威海市推进威海—仁川“四港联动”国际物流一体化建设思路。


“四港联动”,就是充分利用威海与仁川在区位、交通、政策等方面的优势,依托两地海港、空港开展多式联运,实现物流一体化协同发展,构建中韩及世界各国货物通过威海、仁川转至日本、欧美乃至全球的双向物流黄金通道。


“四港联动”的优势从跨境电商和海运快件业务上可见一斑。2018年,山东港口威海港辖属威海国际物流园跨境电商对韩出口业务量位居山东首位,跨境电商进出口达485.16万单,同比增长93.2%,货值达2.77亿美元;海运快件进口达211.84万单,是2017年全年业务量的6倍,货值达2.52亿人民币。2019年,跨境电商出口业务同比增加12.5%、海运快件进口业务同比增加68.5%。今年1-4月份,受疫情影响,跨境电商出口业务量有所下降,但海运快件进口业务仍实现同比增长10.61%。


“这是因为,我们有‘海运的价格、空运的速度’。”高冰解释,“从广州、义乌、苏州等南方地区对韩进出口货物,每年有约4万TEU(国际标准集装箱运量统计单位,以长20英尺的集装箱为标准)‘舍近求远’从威海口岸进出。”


高冰算了这么一笔经济账。一公斤货物从上海空运到美国旧金山,运输成本是7元左右,同样是一公斤货物,从仁川空运到旧金山是3.5元左右。如果货物来自内陆港郑州,从郑州陆路运输至上海和威海的成本和时间相当,而经威海港至仁川港再至仁川空港后空运至旧金山,运输成本将降至5.5元左右。“从威海到仁川,海运夕发朝至,而飞机一般没有夜间航班,海运在时间上完全不耽误。”高冰说,“一集装箱空运货物,轻则数吨,重则十几吨,每箱的运输成本相差一两万元。”受疫情影响,国际航班锐减,每公斤货物从上海空运至旧金山的成本暴增至100元左右,从仁川空运至旧金山则暴增至40元左右,而从郑州经威海港再至仁川空港的运输成本仍是2元左右,两条路径的运输成本相差了58元之多,价格优势不言而喻。


胶东经济圈一体化发展,让先行一步的山东港口威海港“甜头先尝”,也“重担先挑”。高冰说:“区位优势是不可复制的,但‘四港联动’模式经再创新后完全可以复制推广到其它港口。比如,我们正在尝试口岸通关一体化,既能提升效率又能节省成本,对于港口物流发展至关重要。”


记者从威海市发改委获悉,威海市在加快推进胶东经济圈一体化发展中,将推进口岸通关一体化建设。建立完善口岸联络协调机制,加强口岸跨市协作,建立国际贸易“单一窗口”数据互联互通合作机制,推进信息互通、监管互认、执法互助,开放企业评价结果信息查询功能,实现“通关+物流”数据点对点对接共享,推动胶东经济圈通关一体化便利化。以“四港联动”为契机,深入开展中韩口岸协作,推动两地海关开展信息互换及以企业为单元的通关、认证许可、标准计量等。加强中日、中韩海关间“经认证的经营者(AEO)”互认合作,建设中日韩“海陆空”跨境电商高速物流通道。